中国足球真的是问了也“白问”?

国内 图片

  原标题:中国足球真的是问了也“白问”?


  中国足球新赛季的一系列执行方案预计将在几天后的3月23日宣布,而目前中国足坛正被“上赛季中超冠军球队解散”“多支球队退出”“球队中性名称推进”等一系列难题困扰,这才是足协主席走进直播间,回应公众关切的原因。

  文 | 菲尼克斯

  前有国足名宿范志毅在娱乐节目里犀利吐槽“出圈”,后有足协主席陈戌源在直播节目中接受白岩松采访“高能”应答,中国足球最近的热度颇高。尽管二者都招来不同领域褒贬不一的评价,但后者似乎招来更多网友的吐槽。有网友说:问足协主席这些问题,就跟白岩松这档节目的名称一样,“白问”!

  为何?因为前者更多为博人一笑,大家笑笑也就差不多了;而后者真的触及当下中国足坛的许多痛处,一较起真来,可不轻松!

  足协主席直面尖锐问题

  3月19日晚上的直播中,白岩松一上来就拿范志毅的“吐槽”来问陈戌源,后者回应:“我觉得中国足球这些年来受到社会各界批评还是蛮多的。原因是中国足球比较落后,落后就要挨打。所以最重要的是我们把自己事情做好。”

 3月19日晚直播采访节目截图
3月19日晚直播采访节目截图

  有人说央视的《新闻1+1》栏目是在范志毅点燃了足球话题的热度之后来跟进,这真是一句玩笑话。实际上,中国足球新赛季的一系列执行方案预计将在几天后的3月23日宣布,而目前中国足坛正被“上赛季中超冠军球队解散”“多支球队退出”“球队中性名称推进”等一系列难题困扰,这才是足协主席走进直播间,回应公众关切的原因。

  采访中,这些关键的问题也丝毫没有被回避。关于上赛季中超冠军江苏队停止运营以及天津队等其他一些球队的解散,陈戌源表示很遗憾。他说:赞助商企业的退出首先是市场行为,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选择。但是,这让中国足球思考两个问题:一是怎么让各个俱乐部健康可持续发展;二是我们要建立一种信念,足球是一种社会公益产品,企业投入进来要考虑更多的社会形象和社会责任。

 2020年中超联赛,江苏队夺冠,然而眼下该队面临解散危机
2020年中超联赛,江苏队夺冠,然而眼下该队面临解散危机

  有网友抓住陈戌源说的“足球是社会公益产品”做文章,认为这跟推行市场化的职业足球,或者“尊重赞助商退出的市场行为”相矛盾。在笔者看来,这是典型的断章取义。实际上,就在这次直播中,陈戌源也提到:对足球的投资,商业利益不应是最根本的,不应完全和企业的其他投资相提并论。其中的逻辑很清晰:不是要球队的赞助商放弃商业利益,而是让他们把重点更偏重于对足球事业发展的支持。

  当然,仅仅提倡是很难有效果的,只有靠有效的制度才能让赞助商逐步朝正确的轨道靠拢。“球队中性化改名”就是足协为此推行的制度之一。这项行动也招致了大量批评,不少人认为“足协当下强推球队改中性化名称”是在金元足球泡沫破碎、新冠疫情等不利因素叠加之上,压在各球队赞助商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超“金元足球”一度非常兴盛
中超“金元足球”一度非常兴盛

  但陈戌源干脆地表示不同意让“中性化改名”来背锅。他认为冠名与赞助商的商业利益有一定联系,但不是根本的,怎么能只靠冠名来获得利益呢?就没有其他更规范的运营方式吗?他透露,目前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筹备组已经实质开展各级联赛的商业开发运营工作,力争为各俱乐部获取更多的权益。

  他说:一个球队是城市符号、足球符号,不能看作是企业的常规投资项目;中性化的名称,也有利于俱乐部将来的股权多元化。

  至于为何要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上推行,他说:实际上“中性化改名”在2015年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就已经提出了,到现在已经是第6个年头,之前一直推不下去,现在是到了该真正落实的时候了。

  “为骂而骂”没有任何意义

  某位“足球名记”对陈戌源在这场直播中的言论发出质疑:“你说国安的中性名大概率能保留,那么你之前的截止期和相关规定就被打破了。你说苏宁的事情还有转机,那么你之前的准入时间线和要求也是可以打破的……你这么不断地出尔反尔,我拿什么相信你在采访里做出的其他许诺就一定能够按时执行呢?”

  实际上,陈戌源在直播中已经回应了这样的质疑。关于政策的“坚决执行”与“留有余地”,他说了两句话:严格把握准入关,是为了职业联赛的秩序与健康;另一方面,要更多支持与服务俱乐部,帮助他们克服阶段性困难,更好地留在职业联盟中。

 直播采访节目中的陈戌源
直播采访节目中的陈戌源

  在笔者看来,从保住健康完整的职业联盟的角度出发,这种“辩证法”思维完全可以理解;从程序的角度上,因为联赛的实际开始日期比预计的一再延后,对准入审批的截止期随之顺延,也并无大可指摘之处。中超一个月后开赛,在差不多提前一个月的时刻最终敲定准入事宜,有什么好杠的?

  上海上港队改名上海海港,简称还可以是“上海上港”,这是不是因为陈戌源的照顾所以打了擦边球?白岩松把这个问题抛给陈戌源,后者笑了笑答道:“坦率来讲,我离开上港已经将近两年了,当然对上港有感情,但对他们的俱乐部工作,我现在一概不问。”

  他说,所有球队的中性化名称由名称审核专家委员会按规则审核,足协和他本人都不参与其中。“其实对于这个名字我个人也不赞成,我觉得可以有个更好的文化名称。但企业报上来了,审核专家委员会只是最后告诉我,他们按规则通过了。”

 浦东足球场夜景效果图,这里是上海海港队新主场所在地
浦东足球场夜景效果图,这里是上海海港队新主场所在地

  当然,还有很多人不满意他的说法,这也很正常。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某位“跨界的高学历评论者”,在网络上发布视频列举质疑的理由时,表示“你看陈戌源当上足协主席后,上海上港在误判中是吃亏还是占便宜,就基本明白了”。相信真正懂足球的朋友和笔者一样,看到这种言论只能苦笑。

  有的自媒体作者为了蹭这波热度,“为骂足协强说愁”,甚至把“普通话带上海口音太重、听不清楚”都列为陈戌源在直播中令人不满意之处,评论区还有不少跟着吐槽的网民。

  要知道,范志毅吐槽完之后,是回去扎扎实实培养年轻球员,为中国足球的未来做贡献的;而某些人胡喷一气收割到流量后,却依然连对中国足球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留下的只有伤害。

 范志毅(左)在恩师徐根宝的崇明青少年足球基地担任技术总监
范志毅(左)在恩师徐根宝的崇明青少年足球基地担任技术总监

  抛开那些“键盘侠”不谈,诚然,中国足球多年来存在太多的问题,无数次伤了无数人的心;这个即将过去的冬天,对中国足球而言又尤其严寒。真正的足球人、热爱足球的人内心也积累了很多怨念,总要找一个发泄口;这个出口开在足协主席身上,也是他必须要承受之重。

  “我到足协工作接近两年,在企业工作46年,说句玩笑话,以前都是我骂别人,没有别人骂我。在足协工作一年多,有过彷徨,有过犹豫,但我现在很坚强,我觉得我必须要干下去,承担这个责任。”“我曾经后悔过,但现在不了。”陈戌源在节目中如此吐露心声。

 2019年8月,陈戌源出任中国足协主席
2019年8月,陈戌源出任中国足协主席

  在这次采访的结尾,白岩松问陈戌源,为什么64岁了还要干这份困难的工作。他回答:“我觉得是为了我所追求的社会责任,希望为足球做点事情。”

   

责任编辑:张迪

来源:新浪网